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玄幻小说 > 最春风 > 第五三一章 凌霄花

第五三一章 凌霄花

推荐阅读:驭房有术民国风流史(民国浪荡子)风流少年h版我的极品小姨子校园群芳记(1…181)都市艳史自带X药体质[快穿]催眠小说大全一渣到底[快穿]包玉婷系列

    也不知过了多久,何药清醒过来,四周一片黑暗,脑袋也是晕沉沉的,这是哪里?生什么事了?

    对了,有人踢她!

    谁敢踢她,不怕被她用鞭子抽死吗?

    是啊,鞭子,我的鞭子!

    何药想起了昏倒前生的事,罗锦言的丫鬟夺了她的鞭子,还踢晕了她,她是真的晕了,不是装的,她的头现在还有些疼。【无弹窗..】 .

    她想喊,可是喊不出来,嘴里像是有什么东西,舌头都是麻的,想起来了,以前听人说过,这是麻核。

    她伸手去抓,这才现她不是被关在什么地方,而是装进了袋子。

    这是什么袋子啊,这么厚这么黑,一点光亮也透不进来。

    她正要挣扎,一个粗壮的男人声音在她耳边响起,离得很近,可她看不到。

    “死透了吗?”那声音道。

    另一个不屑地道:“当然死透了,这半天都没动弹。”

    “嗯,如果没死透就再补一刀,大奶奶说了,千万不能留下活口。”

    何药吓了一跳,他们口中要补上一刀的那个,就是她吧?

    大奶奶?罗锦言!

    好狠毒的女人啊,她竟然敢杀人灭口!

    好在自己刚刚醒过来,没有挣扎,也没有喊救命,否则被这两人现还没有死透,肯定会再补一刀的。

    何药屏住呼吸,不敢再动,生怕一个微小的动作都会招来杀人之祸。

    那个粗豪声音问道:“那个丫鬟埋了吗?”

    “埋了,就埋在葡萄架底下,大奶奶说了,有了这肉肥,那架子葡萄明年肯定挂果了。”

    何药的脑袋嗡的一声,他们口中的丫鬟,该不会是春日吧?

    一定是春日,她昏倒前好像就没有看到春日,春日没有武功,肯定是被人制住了。

    罗锦言太狠了,把人杀了,还要埋在葡萄架下当肥料,对了,好像有一句话,叫什么葡萄架下埋死人,罗锦言真的把春日埋到葡萄架底下了。

    那声音再一次响起:“这头死猪怎么处置,总不能就扔在屋里吧,天还没冷,两天就臭了。”

    先前的声音笑道:“你怎么糊涂了,这死猪好歹也是官眷,当然不能留下尸了,大奶奶让埋在凌霄花下面,凌霄花也喜欢这种肉肥。”

    “操,你不早说,害得我守着一头死猪这么半天,差点得了猪瘟。”

    埋在凌霄花下面?

    何药还是头回听说凌霄花下面也能埋死人。

    现在根本不用装,她的身子已经僵了。

    然后她就被抬了起来,是被男人抬的!

    若是平时,她一定会被这臭男人的爪子给剁了,可现在她不敢动,也动弹不了。

    他们抬着她,似乎走了很远,她听到其中一个说:“看着娇滴滴的,死了起后还真沉。”

    “要不怎么都说死猪肉呢,活猪也没这么沉。”

    何药不明白死猪肉和活猪肉的区别,她只知道,她要被人活埋了。

    可她连救命都不敢喊。

    她听到有人在挖土,还听到有人说轻点挖,别伤了凌霄花的花根。

    凌霄花都比她的人命重要,当然了,她现在是花肥。

    何药隐约想起看过的一本词话,有个姓段的书生闯进一位夫人的曼陀山庄,那位夫人就是要把书生埋在曼陀花下做花肥。

    原来词话里的事情都是真的,死人真的能做花肥的。

    何药后悔了,早知道罗锦言是个杀人不见血的,她就和她娘一起来了。

    京城的女人不但坏,而且还毒。

    何药要后悔的事情还有很多,可这个时候,她身上重重地挨了一脚,她被踢得飞了起来,再落下时,她闻到一股土腥味儿,这是新鲜泥土的味道,带着潮气,这是土坑,用来做花肥的土坑。

    这两个混蛋,竟然直接把她踢进来了。

    好在她从小就跟着阿娘练武,可就这样,她还是忍不住动了动身子。

    如果不是喊不出来,她肯定会惨叫一声的。

    不能喊,也不能动,做花肥好歹是全尸,如果被他们补上一刀,那还是不是全尸就不知道了,万一他们把那刀砍在她的脖子上呢?

    可是她的动作还是被两个家伙现了,他们出一声惊恐的哀嚎:“诈尸了!”

    “快点埋上,埋上就没事了,快!”

    一铲一铲的土落到何药身上,可能这两个家伙太害怕了,也不过埋了十几铲土就收工了。

    何药等了好一会儿,直到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她才敢确定那两个人已经走了。

    她动了动,再动了动。

    没有反应,好,太好了,罗锦言手下的这群蠢蛋,连埋人都不会。

    她的手脚并没有被捆住,她不过挣扎几下,就从口袋里挣脱出来,那两人只是盖了一层薄土,她轻轻松松就从土坑里爬了出来。

    劫后余生啊。

    环顾四周,这里可能是秦家的花园,她的确是在凌霄花下,那丛凌霄花借助着枯木而生,生得高大粗壮,也不知花下面埋了多少死人。

    秋风吹过,何药打个冷颤,不管这是什么地方,都不是久留之地,她要赶快离开。

    她拔腿就跑。

    就在半个时辰前,等在九芝胡同外面的几个抬轿婆子,正在墙根处聊天,这秦家也真是的,就把她们晾在这里,连碗茶水也不给。

    正在这时,一个七八岁的小厮从大门的门缝里钻了出来,蹦蹦跳跳地走到她们面前:“你们是何家的?”

    “是啊,有事?”

    “你家小姐也不知怎么了,忽然就使起性子来,自己从角门走了,我家大奶奶不放心,让你们快点到角门接人。”

    这几个抬轿婆子不是头回来了,知道小厮口中的角门,那是明远堂的后门。

    何药是两个月前才来京城的,可是这几个婆子都知道何药不好惹,前脚在老祖宗面前哭哭啼啼装可怜,后脚就能随手拿东西砸人,看她来的时候气势汹汹的,谁知道她在秦家惹了什么事?

    婆子们没敢怠慢,谢过那名小厮,朝着角门去了。

    刚到角门,就看到一个火红的背影从胡同口跑过去。

    “咦,那不是药小姐吗?”

    对啊,就是她,那身大红衣裳太显眼了。

    婆子们没有停留,抬着轿子追上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