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玄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炼魔赵元——寂寞强者!

正文 炼魔赵元——寂寞强者!

推荐阅读:我的极品小姨子驭房有术一渣到底[快穿]风流少年h版校园群芳记(1…181)民国风流史(民国浪荡子)都市艳史可爱催眠小说大全自带X药体质[快穿]

    在松州陌江城韩家几个护卫眨眼间粉身碎骨的惨叫声中,一道突如其来恐怖的战气像一道紫色的光柱,穿过那富丽堂皇的城堡大堂的上百米的空间,然后直接轰在了双眼血红,断了一臂的赵元的身上,把正朝着韩家家主韩天明冲去的赵元轰得鲜血狂喷,飞出几十米才在空中凝立住。【..】

    随着这道恐怖战气的出现,几个气息森冷的骑士慢慢从大堂后面的侧门之中走了出来,一个个死死的盯着赵元。

    “赵元,你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吧?”那几个骑士之中,一个左边的脸颊山有一条长长的疤痕,穿着一身华丽白袍,趾高气昂,双眼斜长中带着一丝邪气的苍穹骑士刷的一下打开自己的手中的折扇,用仇恨的目光盯着赵元,对着赵元冷笑道,这个人脸上的疤痕,在他的冷笑中,如蜈蚣一样的蠕动着,分外狰狞。

    看到这个人出现,赵元的脸色微微一变,他擦了擦自己嘴角的鲜血,用不带一丝温度的目光看着那个正在摇着扇子的骑士,“今天这一切,就是你们执天阁安排的?”

    “呵呵,还有我们太乙玄门,赵元,你不会也把我给忘了吧……”随着这个声音出现,一个穿着一身黑袍,双眼如鹰的老者带着一丝冰冷的笑意,与几个骑士出现在了大堂的门口,把大堂的退路也给堵住了,“能让太夏七大宗门的两个为你出手,赵元,你也可以自傲了……”

    出现在大堂门口的那个黑袍老者,正是太乙玄门的副宗主,苍穹骑士傅天昊,而那个摇着扇子的人,则是执天阁的少主。

    在经过刚刚的短暂混乱和搏杀之后,此刻的韩家城堡的大堂之中一片狼藉,地上鲜血淋漓,十多个韩家的侍卫的鲜血和破碎的尸骸洒得到处都是。被掀翻的桌子,破碎的杯盘酒菜混杂在那些尸体和鲜血之中,浓烈的酒气,刺鼻的血气还有依然有着热度的菜肴的香味混杂在一起,整个大堂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气氛。

    韩家家主韩天明双手扣着一个美丽的妇人和一个十二三岁少年的脖子,脸色有些苍白的蜷缩在一群韩家侍卫的后面,有些惊惧的看着赵元,一直到执天阁和太乙玄门的骑士出现,韩天明的脸色才稍微好了那么一点,然后整个人也不管手上那两个人的挣扎,扣着那个妇人和那个少年朝着执天阁的那几个骑士靠了过去,惨白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谄媚的笑容,“少主,这就是赵元的妻子和儿子……”

    “哈哈哈,赵元还真是交了一个好朋友啊……”看着韩天明手上扣着的那两个人,执天阁的少主狂笑了起来,也不知道是嘲笑还是褒奖。

    韩天明的脸色微微僵硬了一下,但最后还是露出了一个笑容,“赵元不自量力,敝帚自珍,以为自己是炼金宗师,又掌握炼狱轮回的秘法,就妄想与太乙玄门和执天阁对抗,我虽然是他的好友,也不会站在他那一边,我这样,其实是为了他好……”

    “你刚刚难道没有给他的酒里下了离魂之毒么?”执天阁的少主眯着眼睛看着韩天明。

    韩天明一脸疑惑,“我已经下了啊,只是刚才他一喝下酒,突然就脸色一变,然后瞬间就自己斩断自己的一条手臂,然后就恢复了反抗能力,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或许是赵元还有什么秘法,少主你看,那就是赵元刚刚自断的手臂……”

    韩天明说着,就指着大堂远处的地上。

    在哪里,满地的狼藉血腥之中,有一条手臂落掉落在地上,那条手臂上流出乌黑色的浓血,像枯木一样的在燃烧着,显得非常的诡异。

    “喝下离魂之毒都能有办法应对,我还是小觑了他……”执天阁的少主感叹,“不过就算他有什么秘法,也一定是有代价的,他此刻的战力,绝对大不如前,今日c翅难逃……”

    “少主说得对,少主说得对……”

    “韩天明……”赵元怒吼了起来,双眼像是要喷火一样,死死的盯着韩天明。

    现在一切都清楚了,只是赵元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认识了超过一个甲子的最好的朋友,居然会与太乙玄门和执天阁勾结,在自己带着妻子和儿子来韩家做客的时候出卖了自己。

    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人心,真的就这么可怕么?

    “赵元,还记得我脸上这条疤么……”执天阁少主指着自己脸上那条狰狞的疤痕,对着赵元冷笑。

    “我当初就应该杀了你!”赵元咬着牙说道。

    “可惜你没有,所以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既然你不吃敬酒,那今天就在这里吃罚酒好了……”执天阁的少主说着话,只使了一个眼色,他身边的一个执天阁的骑士就就把韩天明手上的那个妇人和那个孩子抓到了自己手上,那个骑士两只手抓着一个妇人和一个孩子的脖子,只是微微一用力,那个妇人和少年的脸上就露出痛苦的神色,忍不住闷哼出声。

    “放了他们……”赵元怒吼着,双目怒睁欲裂,整个人身体周围烈焰翻滚,想要冲过来,但是执天阁少主眉毛一挑,他身边的那个骑士就把手抬起来,那个妇人和少年的双脚就离开了地面,痛苦的挣扎起来,赵元就不得不一下子停了下来,投鼠忌器,不敢再冲过来。

    执天阁少主合起手中的折扇,yy一笑,“我听韩家主说你们夫妻恩爱,又老来得子,你最是最爱自己的老婆和儿子么,现在你的老婆和儿子都在我的手上,你又怎么和我斗?”

    看着自己的老婆和儿子在别人的手上挣扎着,赵元痛苦的闭上了眼睛,隔了几秒之后,才重新睁开,决然的说道,“你们设计这一切,不就是想要我身上的炼狱轮回的秘法么,只要放了他们母子,我就把秘法交给你们!”

    执天阁少主的眼中精光一闪,他身边抓着赵元老婆和孩子的那个骑士手上一松,那对母子的脚,又可以落到了地面,不再窒息,他嘿嘿笑了起来,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怨毒的说道,“你以为这样就够了么,那我们两个之间的恩怨怎么算,你在我脸上留下的这道疤又算什么,这些年我之所以留下这道疤,就是要每天照镜子的时候提醒自己当初你是怎么在我脸上留下来的!”

    赵元二什么话都没说,只是手上突然多出了一把匕首,他就用那把匕首,在自己的脸颊上,深深划下一道深可见骨,比执天阁少主脸上那道疤痕更长的一道伤口,一直从右耳的下面,划到了下巴的位置,瞬间,赵元的整个脸颊都被鲜血染红……

    赵元的老婆和儿子挣扎悲呼起来,泪流满面。

    殷红的鲜血从赵元的脸上留下,滴落在他的身上,衣服上,和地面上,赵元就像完全没有看到一样,他只是看着执天阁的少主,声音平静,“这样可以了吧……”

    “可不可以我说了算!”执天阁的少主脸上闪过快意之色,接着就是脸色一变,指着赵元,大声呵道,“你现在给我跪下……”

    “不要……”

    “爸爸,你教我的,不要向坏人低头……”

    赵元的老婆和儿子大叫起来,赵元仅有的一只手的拳头紧紧的捏了起来。

    “嘿嘿嘿,这个时候还想装硬汉是吧,那我就你有多硬,你们听好了,我数到三,如果赵元还没有跪下,你们就剥下她老婆身上的衣服,让我们大家一起欣赏一下赵夫人的身体,再砍掉他儿子的一只手脚,我倒这个名震天下的炼金宗师的心有多硬……”执天阁少主狂笑起来。

    “一……”

    赵元低着头,整个人都在微微的颤抖着……

    “二……”

    赵元落在了地面上,膝盖已经弯下,已经准备下跪……

    但就在他双膝将要触碰到地面上的时候,他一下子停了下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了赵元的身上……

    赵元一下子抬起了头,定定的看着自己的老婆和儿子,然后慢慢的,慢慢的,赵元弯下的双膝重新直起,整个人重新挺直了身躯,顶天立地的站好。

    “赵元,你难道真想看着自己的老婆被我当众扒光,看着自己的儿子断手断脚么?”执天阁的少主大叫了起来。

    赵元只是看着自己的老婆和儿子,再看看妻子手上戴着的那个手镯,突然之间泪流满面,然后,赵元的双眼一下子怒睁,用尽全身的力量怒吼出一个字,“杀……”

    一个升腾着无尽烈焰的巨大熔炉出现在赵元的身后,随后,所有的一切在那个巨大的熔炉之中化成了飞灰消散……

    ……

    地元界诸神之域的一个光影流离的山d之内,两滴泪水从正闭目盘膝坐在一个石台上的赵元的眼中悄然滚落下来……

    那梦境,这些年间,他已经反反复复的经历了一次又一次。

    那是困扰了他无数年的心魔,今日,被他亲手粉碎。

    曾经,在韩家城堡的大厅之中,他跪下了,但最后,他的下跪却无法挽回什么,最后他还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最珍视的人在他眼前死去,他的妻子,他那十二岁的儿子,死得那样的刚烈决然。

    为了不让他受辱,为了不让他死在执天阁和太乙玄门的手上,他的妻子牵着他的儿子,趁抓着他们的人不注意,奋力激活了他用炼金术封印在他妻子手镯之内的那个超大威力的元素炼金炸弹。

    那原本是他留给他妻子防身的时候用的,不到关键的时候不会激发,除了他们夫妻二人和他儿子之外,谁也不知道,但让赵元没想到的是,最后那个他炼制出来的恐怖炸弹,最后却成了他与妻儿诀别的道具。

    妻子最后留给他的是一个微笑,儿子最后留给他的是一声“爸爸不要低头”的呐喊……

    这一幕,就永远留在了赵元的梦中。

    从此之后,他就从赵元变成了炼魔,成了太夏廷尉府通缉榜上排名第一的通缉重犯。

    心魔的所化的梦境化为飞灰,从此之后,哪怕是在梦中,那两张熟悉的面孔将永远不会再出现……

    在那两滴泪水落在地上的同时……

    赵元的眉心之中,突然出现一点黄光,然后,一点点如萤火一样的光华,就出现在他的身边,朝着他聚拢过来,那光华越来越多,越来越多,慢慢的,就把赵元的整个身体包裹了起来,在赵元的身体外面,形成了一个厚厚的光茧

    ……

    半个月后,进阶圣阶的赵元从容走出了那个光影流离的神秘山d。

    让赵元意外的是,山d之外,却已经有一个人在等着他。

    一条金色和一条银色的奇异小蛇在那个人身边飞舞着,从那两条蛇上传来的气息,足以让一般的苍穹骑士感到颤栗。

    两具变成冰雕的魔族骑士的残缺的尸体,就在不远处,看样子是赵元在山d里闭关的这段时间,这个人就在外面为他护法。不过就算没有这个人,赵元也在那山d里做了万全的准备,就算是魔族的圣阶强者到来,他准备的东西,也可以把魔族的圣阶强者挡在山d外两个月以上,足够他进阶圣阶。

    不过在这个时候看到这个人,赵元还是感觉到一种由衷的欣慰。

    “张铁见过师傅,恭喜师傅进阶圣阶!”张铁转过身来,对着赵元微笑着说道。

    “那次知道你在y海一战之后失踪的消息,我还想进阶圣阶后去为你报仇,再找执天阁和太乙玄门算账,哪里想到还不等我进阶圣阶,你就已经回来了,大杀四方,就算为师现在就算进阶圣阶,感觉也远远不是你的对手了!”

    “现在人魔两族,又有几个人是师傅你的对手?”

    赵元哈哈大笑,挥了挥手,“我知道你想要来干什么,不过你回去吧,我这个人闲云野鹤惯了,就喜欢独来独往,还真享不来清福,要有一天我累了,我再来找你!”

    “爱雪现在又怀了我的一个孩子,是男孩,三个月后出生,我想把那个孩子过继给师傅你当义孙,让他姓赵,将来继承师傅你的香火,给师傅你养老,还请师傅给那个孩子取个名字吧!”张铁使出杀手锏。

    “过继给我当义孙,姓赵……”赵元喃喃自语,脸上的表情复杂之极,他抬头看着诸神之域那翻滚的如布满火焰一样的橘红色的天空,良久之后,才轻声说道,“那就让那个孩子叫赵承嗣吧……”

    “好!”

    ……

    看着赵元随后离开,张铁默默的叹了一口气,随后一步跨入到虚空之中就消失不见……

    ……

    七天后,人魔两族的深渊战场,炼魔赵元突然出现,斩杀炼化一个魔族的深渊君主和数百骑士,把魔族杀得魂飞散胆,再铸威名,不过至此之后,炼魔赵元就像消失了一样,再也没有人能听到关于他的消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